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条山农家翁

乡间记录农家生活点点滴滴,网上歌颂中国农民朴实无华风采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退休回乡,心情欢畅。看书劳作,撰写文章。晨练放歌,聊天上网。广结博友,情深谊长。身心清爽,安度夕阳——清晨漫步到田间,满眼绿树桃果悬。蓝天如洗空气鲜,朝霞似火映条山。边走边唱老歌曲,倒行完打太极拳。站在沟边望黄河,高峡平湖鼓风帆 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引美文】麦香飘过六月六  

2016-07-04 15:00:39|  分类: 转引美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●云烟深处 ■苏风屏 麦香飘过六月六

 

■苏风屏

麦香飘过六月六

嗡嗡嗡嗡纺棉花,

半夜想起走娘家。

俺回娘家拿些啥?

一吊大肉一篮瓜。

晋南俗语:“六月六,晒被褥。”我的小村里,除了晒被褥,还有摊煎馍。

小村人的俗语里,许多日子都与吃有关,比如”六月六,闺女给娘送吊肉”,说的是女儿嫁出门离开娘家,为报答娘的生育之恩,每年的六月六,都要给娘送一吊肉“补一补”。因为这个时候,已经过了“夏收大忙,绣女下床”的繁忙时节,新麦入囤,新面上磨,丰收的喜悦洋溢心头,出嫁的女儿回到娘家,报告夏粮的收成,和娘家人一起分享丰收的喜悦。

简单、朴素的愿望,真真切切。

回到小村,六月六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吃煎馍。

煎馍,是小村人的叫法,许多地方都叫它煎饼。小村里许多妇女都是摊煎馍的高手,一年四季春夏秋冬,地里的不同收成都能经她们的一双巧手变成味道鲜美的煎馍。

印象中,母亲对节日特别在乎,一年里大大小小的节日,她似乎都忘不了,或简或丰,都要变着花样给我们改善生活,按着节令给我们呈现出“丰美”的面食。

母亲摊煎馍看起来很简单,水面拌成稀糊糊,加些花椒面,放些瓜丝丝。多是南瓜丝,或是南瓜花切成的丝,绿生生,黄津津,一盆面糊糊顿时活色生香。拌好的面糊糊并不是马上就做,而是要等上十来分钟,母亲说,“醒一醒”。一个醒字,让一盆面糊糊有了生命,让六月六的日子生动十分。只要面和菜一起醒好了,摊下的煎馍才能暄软而筋道。

“醒”面糊糊的时间里,母亲从灶间里拿出大铁鏊,搬来三块砖呈三角形摆放。一个简单的灶台就好了。

摊煎馍要用文火,文火的最佳伴侣则是麦秸草。麦秸草看着糙软,却很有韧劲。那些年,麦秸草并不缺,各家的麦场上都有或大或小的一垛,圆鼓鼓的顶,就像一个平地长出来的大蘑菇。

母亲摊煎馍的工具极简单,一个油擦,一个竹篾子。油擦是将一块白布缝在一根筷子上,就像小旗子般,长时间被油浸渍,白布已成了古铜色,所以,就得经常更换。竹篾子其实就是一截高粱秆,从中间劈开,一横一竖绑成“T”状。每摊一张煎饼,先用油擦在铁鏊上擦一遍油,将面糊糊舀到鏊子上,用竹篾子轻轻一刮,面糊糊均匀摊平,又圆又薄。

说话的空儿,麦秸火已点燃了,散发出新麦草的清香。母亲再次细细地搅拌“醒”好的面糊糊,一圈一圈用力地搅拌,这当儿,大铁鏊已经热了,母亲并不去用手摸,从扑面的热度里就已经掌握了它的温度。恰到火候,舀一勺面糊糊摊到鏊上,只听“哧啦”一声,一缕轻烟随之而起,相伴而生的,还有一种特别的馨香,那是凉与热碰撞交织后的缠绵,那是新麦面初熟的甜香。麦秸火依然不急不缓地燃烧,母亲也是不紧不慢,随着竹篾子轻轻地转动,铁鏊上的面糊糊已变成薄薄一层面皮,里面的菜丝丝也是一种熟后的状态,软绵绵地裹挟其中。透过面皮,铁鏊的颜色似隐似现,轻烟缭绕中,色香味都急突突地往外钻,小院里瞬间清香四溢。

摊煎馍,这里的“摊”字,活灵活现,所呈现的结果,便是色香味俱佳。

其实,煎饼这种食物源远流长,早在隋朝人侯白编写的《启颜录》中就有记载。《启颜录》中说:北齐的高祖名叫高欢,有一次他大宴群臣,宴会上他兴致很高,对臣子说:“我出一个谜语,你们大家猜一猜,猜中的有赏。”高欢的谜语是“卒律葛答”,这大概是突厥语的音译,众大臣都猜不着,一个大臣说“骨尧子箭”,就是响箭,高欢说不对。这时一个叫做石动桶的大臣说是煎饼,高欢说你猜对了。高欢接着说你们也出个谜语让我猜猜,众大臣还没说话,石动桶就开口了:“我的谜语也是‘卒律葛答’。”高欢说这个谜语我猜不着。石动桶说还是煎饼。高欢说,我刚刚出过这个谜语,你怎么也出它呢?石动桶说我就着陛下的热鏊子又摊了一个煎饼。说得大家都笑了。

这个故事虽然惹人好笑,但它至少说明在南北朝的时候煎馍就已经很普遍了。再往后,也有煎馍,比如清朝那个好与狐仙鬼怪厮磨纠缠的蒲松龄,就喜欢吃煎馍,不然不会有他的《煎饼赋》。他笔下的煎饼多好吃,“有锦衣公子,过而美之曰:‘愿以我鼎之所烹,博尔手中之所遗,其可乎?’那锦衣公子,什么美味没吃过,什么美食没见过,但却被煎饼吸引, 要拿自己的佳肴来换!

离开小村许多年,在许多地方都吃到过煎馍,制作方法不尽相同,口味各有特色,但有关它的传说却是绝对一致:纪念女娲补天。

相传,远古时代,共工和颛顼为当部落首领而发生战争。共工战败后,恼羞成怒,一头朝不周山撞去,使得柱折断,西北天塌,东南地陷,天火降落森林,火势熊熊,洪水涛涛,淹没大地,人们无法生存下去了。抟土造人的女娲娘娘,走遍高山峻岭,江河湖海,选来五色石,又用大火把五色石炼成稠液,摊成薄饼,补住了天上的窟窿,又用剩下的薄饼和炼石积下的灰烬填满了地下的窟窿,灭掉了天火,治住了洪水,拯救了世间万物。所以,有些地方讲究吃煎馍的时候随手撕几块扔到房顶上,叫“补漏”;扔到宅院的一角,叫“补地”;院中有水井的,还要往水井里扔一块,叫“补窟窿”。

麦香里的六月六,母亲的煎馍是舌尖上的诱惑,母亲的心愿也蕴涵其中,希望自家女儿能像女娲一样智慧能干,祈愿年成风调雨顺五谷丰登。

摘自《运城日报》2016.07.04鹳雀楼栏目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