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条山农家翁

乡间记录农家生活点点滴滴,网上歌颂中国农民朴实无华风采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退休回乡,心情欢畅。看书劳作,撰写文章。晨练放歌,聊天上网。广结博友,情深谊长。身心清爽,安度夕阳——清晨漫步到田间,满眼绿树桃果悬。蓝天如洗空气鲜,朝霞似火映条山。边走边唱老歌曲,倒行完打太极拳。站在沟边望黄河,高峡平湖鼓风帆 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今日清明雨纷纷】细雨化作思亲泪 文高治业  

2017-04-04 09:31:17|  分类: 原创诗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细雨化作思亲泪 
文高治业
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匆匆扫墓人。
细雨化作思亲泪,英灵欣慰佑后人!
2017.04.04扫墓前作于乡下
【附】散文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母亲的回忆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高治业

 

——谨以此文献给仙逝卅一年的生我养我教我做人的亲爱的母亲!

我写这篇文章的题目,原叫:“娘啊,老儿子好想您!”自以为非如此,不足以表达我内心对母亲的那份炽热的感恩之情。之所以叫娘,那是因为上世纪四十年代初,在晋南一带农村,都把母亲叫娘。自打我会说话,到母亲不幸病逝,我一直叫了四十三年。之所以把自己说成老儿子,是因为我今年也已七十五岁,说老,一点也不过分。现在,文章改成这个题目,文绉绉的,却是约定俗成的说法,只好如此。

说句实话,我想写回忆母亲的文章,已有三十多个年头,虽然时不时胸中涌动着想写一写的激情,但是,一直不敢轻易动笔。恐怕写不好,就是对母亲的大不敬!然而,现在细想起来,娘何曾责怪过她心爱的儿子?哪怕是一点点!于是乎,我就在电脑上敲打起来,想把记忆中母亲一生的许许多多往事,择其要者展现出来,作为永久的怀念。以此,告慰母亲的在天之灵;以此,想在今年的清明节来临之际,敬献给我亲爱的母亲——我的亲娘!

一、功勋母亲

我娘生在苦难的旧中国的苦难农村。她于1921年农历五月二十八日,出生在山西省平陆县大臣村西岔一位老实本分的农家。与世无争的外祖父叫郭长乐,但他却一点也乐不起来:农家都希望生个男孩长大务农、养老,而娘家在寨头村的外祖母,一辈子生了七八个孩子,有儿有女。可惜,到最后,只养活了四个闺女,不得不将三女招赘在家。我娘排行老二。她从十二岁上就因缺医少药,治疗不及时,得下慢性骨髓炎,俗称臁疮腿。这病,一害就是一辈子。在她十八岁上,日寇铁蹄已踏进平陆县这块圣洁的土地。兵荒马乱,老百姓整天逃荒,躲避杀人不眨眼的日本鬼子的蹂躏。

恰在这年,我爹二十八岁。他六岁丧母、十二岁丧父。从十二虚岁上,就扛了三年长工,以工抵完葬父债。后到平陆老县城投靠大姑母,打工在水磨、旱磨上,磨了十多年面,攒了一些钱想办个人。经介绍,在外祖父家斜对门吴家说了一门亲。第二天定亲,头天晚上却被人挑散:说,别看他姓高的现在县城干,其实,他家从山东讨吃要饭过来,连指头抠一绺地也没有。把女嫁给他,还不如推到沟里(摔死)算了!婚事黄了,父亲很有志气地放言:非要在大臣村办个女人不可!哪怕女人残疾不全!外祖父一家觉着我父亲有志气,且人也长得白净帅气,愿意把他的半病女儿嫁给他。1938年秋,外祖父赶一头毛驴,驮上母亲,带了两副新铺盖,送女儿到侯岳,和父亲结成连理。这新婚的娘子就是我亲爱的母亲!第二年,母亲生下我的哥哥创业。从那时起,到1960年冬,在这二十二个年头里,母亲共坐了八个月,先后生了八个男孩,唯独没生一个她十分喜爱的姑娘。我就是1943年农历八月十二出生的,是父母的第二个儿子——是母亲给了我生命,是母亲把我养大。这比山高比海深的生育之恩,我永世难以报答!当时,我家家境贫寒,加上医疗条件落后等原因,八个弟兄,只有我和小我十三岁的全业弟长大成人,其余全部夭亡。哥哥创业已长到十六岁,竟因患颈淋巴结核,被活活治死。最后一个小弟弟,1960年冬出生时,村里的“管理区”为应付检查,硬要母亲在四处漏风的村“保健站”坐月子。结果,可怜的小弟弟被活活冻死了。

  人常说,十月怀胎一朝分娩。凡做母亲的,怀一个孩子,到生一个孩子,并把孩子养大,那是多么的不容易!因此,在饥寒交迫、兵荒马乱的年代,母亲拖着半病之身,生了那么多孩子,又一把屎一把尿,把我们两个养大,真是太艰难了!而其余六个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啊!一个个相继夭亡,特别是哥哥已长到十六岁,高小就要毕业了。他九岁时,父母给他定娃娃亲未过门的媳妇早已长成年方二八的大姑娘了。这美好的一切,刹那间,都化为无有,成了过眼烟云!这对母亲的打击该是多么的沉重!难怪1954年夏,哥哥走后,母亲痛不欲生,害了一场大病,险些要了命!可怜的母亲在精神上、肉体上,所受的煎熬,千言万语也难以说尽……因此,我说,娘是劳苦功高的,她是一位伟大的母亲、功勋母亲,一位有功于高家、有功于社会的母亲!

  二、心灵手巧

  我娘虽没上过学,不识字,但她却有一个聪明的大脑和一双灵巧的手。解放初期,村里扫盲,她积极参加,认了几百个字,知道了念书的重要。她用粉笔在地上学写字,而更多的则是在炕上、大立柜上,画她喜爱的莲花及其他花卉。她把自己的乳名改为水莲,后来又改为兰英。

她特别喜欢剪窗花:她剪的十二生肖图、耕牛图及各种花卉图,栩栩如生,令人爱不释手、叹为观止!每逢过春节,娘都要把她精心剪下的窗花贴在窗格内和炕上,给家里增添了热烈喜庆的节日气氛。每年一到腊月,邻家的婆娘和大姑娘、小媳妇都来我家,向娘讨教剪窗花技术。娘手把手毫无保留地教给她们。有的学不会,索要窗花,娘就乐颠颠地送给她们。一来二去,娘会剪花的名气就在村里传开了!娘上了年纪后,人们叫她剪花娘娘(奶奶)。谁家有红白喜事,都要请她去,盘腿坐在炕头上,戴一副老花镜,剪窗花、剪大红喜字……把洞房装扮得五彩缤纷、喜气洋洋。或者是剪纸花、绑纸扎,做花圈。她剪什么,像什么;做什么,像什么,神啦!因此,事主和总管不敢怠慢:给帮忙的人发烟,先敬她一包;发糖块,先给她口袋里塞一把!她剪花、做花的名气越来越大,连邻村人家给孩子娶媳妇,也要用车把她老人家请去帮忙布置洞房!

1967年农历羊年腊月二十二,我结婚的喜期到了。几天前,娘就高兴得睡不着觉,早把我新婚的洞房打扮得焕然一新。结婚前一天,二舅仲德来家帮忙。一看,洞房早拾掇好啦,嗔怪地说:“你们把该干的活都干了,叫帮忙的人干什么?”母亲笑着回答说:“那就坐着抽烟、喝茶、吃糖块呗!”说得大伙儿都笑了。

1960年“困难时期”,我上高中,吃不饱,饿得面黄肌瘦。娘和小弟弟在村里吃“公共食堂”,没米没面,且村里不准各家各户点火冒烟。但心灵手巧的母亲却想出一个好办法来:她把棉花籽敲破,取出棉籽仁,活上一点点仅有的金贵的白面,将棉籽仁粘住,蒸熟。她把这“食品”叫作棉籽仁丸子。让爹爹好几次送到学校,由我和我要好的同学饿了充饥。那棉籽仁丸子吃着可真香!远胜过喜来乐爱吃的四喜丸子!现在,每当我想起那丸子,还馋涎欲滴,可惜,发明这一美食的亲娘却早已作古,怎能不叫我这个两鬓苍苍的老儿子潸然泪下!

因家穷,我自幼从未穿过新衣服。娘把爹爹和哥哥穿旧了的衣服洗吧洗吧,裁剪一下,就给我做成了既合身又干干净净的衣服。1963年秋,我去山西大学上学报到时,从头到脚,穿的全是母亲亲手给我缝制的土布对襟褂、土布裤和千层底鞋——直到1966年十月“文化大革命”串联时,我仍穿着母亲做的合脚、舒服的圆口千层底鞋,走过大江南北,走进武汉、长沙、南昌、杭州、上海、南京和郑州。现在,想穿母亲亲手做的千层底鞋,除非在梦中!怎能不叫人伤心地怀念心灵手巧的她老人家!

三、勤劳节俭

1939年冬初,父亲和三伯父分家,没要一分钱东西:他挑着一条扁担走在前,一头是襁褓里的哥哥,一头是两副盖旧了的铺盖。母亲默默地走在后边。他们来到大臣村,投靠外祖父,也是母亲想离娘家爹娘近点便于尽孝。这时的父母,可以说是上无片瓦,下无立锥之地的赤贫。好在他们从小吃惯了苦,养成了勤劳节俭的好品质,经过十多年流血流汗的奋力打拼,终于在大臣村有了立足之地:到1947年土改前,我们全家四口人,已有三十七八亩地、一头小犍牛、一座地窨院。住有住的,种有种的,吃有吃的,可以说是当时人们赞许的“三十亩地一头牛,老婆娃娃热炕头”式的小康之家了。

从无到有,创家立业,全靠父母的苦苦挣扎:父亲在外扛长工、打短工;还因他在县城呆过,见过世面,受雇于本村和邻村,当“村副”或“村长”,支应日寇和土匪的派粮派款。常被无缘无故地打个半死。而母亲则在家里开个小卖部,销售“香烟、洋火、桂花糖”及日杂用品,以此补贴家用。母亲无时不为父亲在刀尖上玩命而担惊受怕。娘曾说过,那年,日本鬼子向本村村长要牛要粮要鸡。村长答应过几天就弄好了。谁知说完,村长为保命不辞而别——跑了。过了几天,日本兵来村索要,接待他们的却是一点也不知情的当“村副”的父亲。日本鬼子见啥也没准备,二话不说,五花大绑把父亲捆到据点,吊在树上,打得死去活来。母亲流着眼泪,用黄表纸渗吸父亲身上被打伤的瘀血,竟用了十刀黄表纸!爹在炕上养伤半年,才爬了起来,继续为过上好日子卖命。

为了置办家产,爹和娘几乎把所有的血汗钱都用到了买地买牛买院子上。舍不得吃,舍不得穿,勤劳节俭过日子。家里啥家具也没有。直到1960年,爹才给娘买了一对减价木箱,用以装衣服和被褥。至于洋布洋糖和大肉荤腥,特别是金银首饰等奢侈品,那更是与娘无缘。对此,娘从无半点怨言。

【接下页】

1957年夏,我高小毕业,考上了平陆县一中。全村25个应届毕业生和往届补习生,就考上我一个。按说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。但却因15元上学报到费,难坏了爹娘!娘先后到左邻右舍和四邻亲戚家挖借,跑了几天,满打满算才借了三五块钱。看到父母愁眉不展,实在作难,我便说,不上了,在家干农活,挣工分!娘说:“那可不行。你五舅有文化,他说,可不能耽误你的前途。我让你爹跟村里支书说好了。卖开水供您上学!”原来,本乡东、西祁、阳朝等村老百姓要往寨头村送公粮,天气热,需要在大臣村打一站,喝点水,歇歇脚。可是,这烧开水谈何容易!首先绞水是一个大难题:井深七八十丈,一头上,一头下,需要四五个人合作。但,困难难不倒爹!他和舅舅半夜起身,赶天明,就绞满两大担水,倒进井边的水缸里,就赶忙去生产队集体上工。而有半病的娘则抱来柴火、支起锅,一边烟熏火燎地把水全部烧开、凉凉,供送公粮的大叔大伯们喝;一边还要照看不到两岁贪玩的小弟弟。这么繁重的活儿,一天才挣五毛钱!但,爹和娘为供我念书却乐此不彼,一点也不嫌钱少。我为了挣钱上学,每天给生产队割几百斤青草,累得顾不上帮他们的忙。两个老人就这么辛辛苦苦地整整干了一个月,两人都瘦了一大圈。我才得以拿着这沉甸甸的15块钱,上了改变我命运的学校。爹娘勤劳俭朴的优秀本色,由此可见一斑。当初,要是没有爹娘用辛勤的汗水换来的这钱供我上学,也许,我本人及子女的命运就要重新改写了!后来,我上大学后,娘和爹在家精心喂养了一头大母猪,一头小猪崽才卖五块钱,卖了一二百头小猪崽,终供我上完大学。爹娘无怨无悔为儿子付出的恩德重于泰山,叫我永世难忘!

四、教子有方

自幼至我长大成人,娘对我的教育可谓用心良苦!她循循善诱、不厌其烦地启蒙我、教育我、劝导我的话语,特别是当时的神态,我永远铭记在心:

娘教育我一辈子做好事、做善事。娘信神,身体力行积福行善、积阴德,做好事而不做坏事。她常把讨吃要饭的可怜人领回家,让他们吃饱喝好,走时,还给他们装点馍装点面。遇到天黑,就让他们睡在家里,一点也不嫌弃脏兮兮的苦命人。

小时候,娘坐在纺车旁,一边嗡嗡嗡地纺着棉花,一边拿老县城阎罗殿的塑像故事教育躺在一旁看书的我。娘说,人生在世,可不敢做坏事。做了坏事,阎王爷知道了,下一辈不能转生成人,只能转生成猫啊狗的!虽然娘讲的话迷信。但是,劝我做好事,却有着十分积极的意义。因此,我长大后,非常同情穷苦的无权无势的老百姓。后来,坐了“官”后,父老乡亲或者是村里、乡里、县里找我办事,我从不推辞,而是全力以赴把事情办好,且拒收烟酒等谢礼。事过之后,我早忘得一干二净啦——退休后,常在街上碰见问候我,叫我主任、局长或书记的年轻人,说,哪一年哪一年曾给他办过啥事,或安排过工作什么的,我却记不得他们为何许人也。

娘教育我好好念书。娘爱看戏,能把戏文一段一段唱出来、转述出来,用三字经中“昔孟母,择邻处。子不学,断机杼”的故事和《三娘教子》的故事,教育我。用“自幼儿在南学供把书念”、“十年寒窗苦用心,一举成名天下知”、“书中自有颜如玉,书中自有黄金屋”、“金钱如粪土,一字值千金,”“学海无涯苦作舟”等戏文和她知道的格言反复对我启蒙、进行耐心的教育,使我从小就懂得了“读书识字可以改变命运”的道理和刻苦用功的重要。我之所以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能从小学不停气地念到大学,成为全乡解放后第一个自考大学生,是与娘和爹,特别是娘从小对我的教育分不开的。

1957年秋,十四岁的我,上了离家二十多里的平陆一中后,每逢周六,才能回一趟家。在家住不到一天就得走,很不习惯。一个星期天,娘正在小北窑烟熏火燎、汗流满面地给我蒸馒头——让我去学校时带。眼看太阳偏西,过了去学校的时辰。我坐在院中坡坡底的石头上,哭了起来。说:“我不去学校啦。干脆不上啦!”娘赶忙拉起风箱、给锅灶内架好柴火后,来到我跟前,抚摸着我的头,既严肃又耐心地劝我说:“治娃,‘十年寒窗苦用心’你不是会背吗?学才上了个半截,咋能打退堂鼓呢?馍马上就好,你不要着急!”我知道娘专门给我蒸的馍是她和爹一口一口省下的,舔犊之情怎能忘?且‘好男儿志在四方’,平陆一中离家区区二十多里地又算得了什么?听娘劝后,我便破涕为笑,高高兴兴地拿着娘蒸好的馍去学校啦。从此以后,我上学的事,再也没让老人操过心。1963年我上大学后,仍然吃不饱,娘和爹给我捎去十多斤精心制作的炒面,把家里核桃打碎,挑出干净的核桃仁搅在炒面里边,吃着别提有多香!娘和爹对我的关爱,更激发了我好学上进,立志成才!

娘教育我可不敢犯法。参加工作后,每当我回家看望父母,娘总要提醒和劝导我,干国家的事,要尽职尽责。自古尽忠不能尽孝,不要老挂念家里,影响工作。我和你爹都好着哩!在单位,说话办事,想好了再说,要办就办好。不和任何人闹意见。国家的钱,咱不能贪不能占,可不敢犯法!有了职务,要珍惜,不能胡来、滥用权!娘从不让人拍电报或打电话叫我回家,怕吓着我。1986年春节刚过,娘不幸染肺癌已到晚期,我让机关的黑色伏尔加轿车拉她看病,娘死活不坐。说:“治娃,国家的车办国家的事。咱可不能腐化!”娘硬是让我骑自行车带她到医院。我先后在五个单位,工作三十多年,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,在父亲有“历史问题”的情况下,经过多年孜孜不倦的努力,能在地区党政部门工作、入了党、提了职,最后,成了县处级领导干部,可以说,这一切,都与父母亲,特别是母亲的谆谆教诲分不开。

可亲可敬的娘,只活了六十六岁,尚在英年,却因积劳成疾,又舍不得花钱治病,过早地走完她苦难的一生!1986年的农历八月十六,是娘的忌日,我永远牢记在心。说句实话,我真的还没有来得及好好孝敬她老人家——留下了“子欲孝而亲不待”的终生遗憾!娘没享过一天福,没到过一个大地方旅游过,没进过一家大饭店......娘只是到过我曾工作过的地方:解州、夏县和运城。只穿过我给她买的黑平绒上衣,从没吃过鱿鱼海参!叫我这五尺之男,怎能不感到有愧于她老人家呢!娘啊!儿不孝啊!儿对不起您老人家!但愿一辈子积福行善的您老人家的在天之灵,能原谅和保佑您的老儿子,保佑您的亲孙子亲孙女各家平安康泰!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08.5.11母亲节这天,写于山西省平陆县部官乡大臣村老家 2017.04.04修改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2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